态度礼貌等于衷心尊重?

看到清大校方对于学生诉求的回应,依然只停留在「态度」的层面上,心底有些话想分享。

今年是我在芬兰求学的第三年了,从原本的陌生害怕,到现在的尊敬喜欢,芬兰的生活与文化让我学习和体验很多。「芬兰教育世界第一」,透过报章媒体的报导,大家多多少少有些印象,但,为什幺呢?芬兰国中小的上课时数平均少于台湾许多;芬兰教室中的硬体设备与台湾相差无几;芬兰教育的制度与课程和台湾一样也是参考其他国家的。差别在哪呢?

「态度」,平等、诚实的态度!

芬兰给我最大的文化冲击在于「平等」观念的深植与落实。孩子们叫父母可以直接叫父母的名字;学生们叫老师直接使用名字!在尊师重道环境下长大的我,完全不能适应和接受,直到一次课程中,讨论到对师长称呼的文化差异,当我发表完:「对师长应有一定的尊重,所以应该使用其他方式称呼。」任课老师马上问所有在场的芬兰学生说:「你们不称呼我『教授』,但你们有不尊重我吗?」所有的芬兰学生都说:「没有不尊重!」之后,老师问我:「称呼『教授』与否,会改变我的授课内容与你的学习成果吗?」我无法回答。

平等,从将对方视为成熟个体开始。后来,仔细观察我的芬兰妈妈与她孩子的互动,我惊觉,我对于孩子的要求,很容易说「不」,但芬兰妈妈会和三岁的孩子认真讨论怎样做是安全的后,跟孩子说「好」。

有次,我正在厨房煮饭,三岁可爱的芬兰小弟弟,跑来问我他可不可以看我煮饭?当下的厨房,两百度以上高温的烤箱正运作着;炉子上正滚着麵条;鉆板与刀具凌乱在四处,我很担心孩子受伤,马上说了:「不可以唷!」

吃完饭,芬兰妈妈和我谈,她知道我担心孩子危险,可是她希望下次,我可以跟孩子讨论有什幺东西是危险的,然后告诉他要看可以,但要站在稳固的椅子上看,而且不能乱跑乱动。因为她不希望孩子们了解新事物的好奇心被拒绝的动作消磨。这里面,我看到了,芬兰教育的真谛,视任何人为独力思考成熟的个体,并平等沟通!即便只是三岁的孩子。

当坚持必须有良好的下对上态度才有沟通基础的时候,背后是不是一种傲慢?而傲慢的背后,是不是害怕失去权威?因此在「有可能」失去权威的状态下,拒绝去包容与沟通?我们尊重师长,是因为师长们无悔付出的指导与教诲,让我们成长与茁壮;是因为当我们提出不够健全的想法时,师长们愿意耐心的和我们讨论;是因为当我们有不足的地方时,师长们不吝啬的包容及指正。

所以,我们非常感谢师长们的付出,愿意以礼貌的态度来表示我们打从心底的敬意。而这样的一份尊重,并不会因为时间、地点与称谓的不同而有所改变。我想,现在的我可以回应芬兰教授的问题了:「不会,改变称谓并不会改变你的教学内容与我的学习成果,但我们会有更大的空间平等沟通!」

我们的社会也许存在对失去权威和既有权力的恐惧,所以,利用礼貌来巩固它,而礼貌这东西对于那害怕失去权威的人来说,既可攻又可守。但是,我们社会需要的是懂得表像礼貌的年轻人,还是会实质思考的年轻人?还是,其实我们做得到温文儒雅又会思考,在一个能平等沟通的环境下!

写于芬兰Kuopio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