态度行动24创三高‧驾驶者不还传票不受对付‧执法不严难防车祸

态度行动24创三高‧驾驶者不还传票不受对付‧执法不严难防车祸(吉隆坡19日讯)负责研究道路安全问题的大马道路安全研究局(MIROS)认为,双佳节展开的“态度行动24”以失败告终,警方必需负起部份责任,因为警方的“曝光率”不高,执法不严,使驾驶人士认为自己违规后会被发出传票的机率低至不到30%,加上迟还传票也不会被对付,还能等待“传票大减价”降临才缴还,以致他们根本不畏惧警方的传票惩罚。该局总监黄绍文博士指出,警方在道路安全工作上的努力与执法必须是持续性进行,警员的“曝光率”(Appearance)很重要,实际且长期的执法,才可加深公众的印象,起着潜移默化的教育意识。态度行动不算失败他提及一项“行为感知指标”(Perceptionof Being)的研究,即测试驾驶人士行驶在路上的看法和感觉;例如驾驶人士是否感觉执法的存在,对于被开出传票的警诫心。新上任总监才一个月的黄绍文,在办公室接受《》专访时透露,这项印象指标最理想的程度是75%,其比例是4次违例中3次会中罚单;惟大马在这方面只取得28.9%的成绩。“你自己想像下,你感觉中传单的巴仙率有多高?其实不高,加上许多人不缴还罚单又不受对付,自然不会害怕执法的威力。”警方在开斋节及国庆日期间展开的“态度行动24”创下10年来最高的死亡率,被全国总警长丹斯里依斯迈奥玛形容为失败的行动;惟他声称85%的主因是驾驶者的态度问题。对此,黄绍文说,若整体以平常日子和“态度行动”期间的车祸率比较,巴仙率相差不多;而在统计学,这次车祸率数字的提高属于不显着。有鉴于此,他认为“态度行动”不算完全失败,只是警方执法手法的转变,带来的效果不显着。他说,车祸的发生因素众多,切入分析的层面多元;惟他坦承,警方是次採取的温和路线,效应微弱,理应执法与劝导同时进行。他指出,在“态度行动24”开始之前,警方公布採取温和手法,不会严厉执法,更进一步促使人们鬆懈。“现在更糟糕的是,民众连害怕中传票的心理都没有。”在“态度行动24”中,全国共发生1万9606宗车祸,夺走289条人命,这是警方自2001年展开态度行动以来,车祸宗数、死亡车祸宗数及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假期长车祸风险高除了警方改变执法手法带来影响,黄绍文表示,是次的假期天数冗长,导致出外旅游的车流量增加,也是主因之一。他说,当许多人回乡过节,或休假出外旅游的人数增加,暴露在外的次数提高,风险也随着增加。他披露,在这期间,人们驾驶的模式改变,例如为了避开塞车就转换使用的道路,或者回到家乡改用摩多代步,这些习惯模式的改变,带来了不熟悉及不习惯,也是增加车祸的原因。“当人们改用其他公路,导致有关公路的车辆增加,使得原本使用这公路的人面对改变,一时少了注意就面对车祸的风险。”黄绍文表示,马来西亚正处于发展中,摩多使用量仍属多数,汽车的数量又同时增加,两者不同的交通意外容易产生冲突。他说,公共交通发达是改善车祸的大方向,当减少人们使用摩多和车辆时,就能减低车祸风险。技术控制有效防车祸黄绍文认为,有效控制车祸发生,必须结合执法、驾驶者的态度及技术控制的三个层面;而他个人认为,最有效的方式是技术控制。他说,技术控制指的是汽车的设计、安全措施如安全帽及安全带,以及道路的设计方面。他不否认,无论多出色的保护方法,最终需回归到驾驶者的态度;惟他认为,一旦这些保护层的设计做得出色及全面,保护的功能也更强。他希望这些安全措施是所有人都能享有,并非是富有一群的专利。“不过,目前,大多数人还没有这方面的意识,他们会认为本身的车不需要用那幺贵的措施。”严厉执法可阻70%人违例黄绍文披露,严厉执法能达到一定的效果,至少可阻遏70%民众违例;至于其余30%顽固不灵的道路使用者,则需通过长期的教育及宣导加强安全意识。“我们不可以提高劝导的工作,却拉低执法的力度。”他强调,人们对执法的警诫是逐步建立的,当他们看到执法单位确实在执法,而且在违例后,亦真实地受到处罚,就会产生警诫。他披露,如果民众时常看到警方在执法,印象及警诫心就逐步加深;日子久了,即使没看到警员都自然会感觉到执法的存在。“警察的出现很重要,如果真正在执法,就能得到好效果。但是你回乡的时候,看到警员在路旁的帐篷里做甚幺?看报纸或喝咖啡,那更加重民众忽视警方的心态。”暗中抄牌效果不大黄绍文认为,警员躲在隐秘处执法;即“暗中抄牌”所带来的效果不大,因为取得效果的只有中传票的那一人,其他的驾驶人士却毫无感觉;因此,最理想的执法方式是现身给民众看到执法。“执法并不是特地只为了要揪出违例的人,长期性催生的印象效果最重要。”因此,黄绍文认为,严厉的道路执法行动不应该只是放大在短期进行的“态度行动”,而是应长期性及系统化进行。学车课程不完善驾驶者不懂防御避祸雪兰莪暨联邦直辖区教车公会会长贺三才说,国内车祸发生的数据节节攀升,除了驾驶人士超速惹祸,还包括驾驶训练课程不完善,导致学生没有充足的“防御避祸”能力,就连一位部长的司机也因为没有这种能力,而把轿车撞进沟渠。他相信,如果陆路交通局及国家安全理事会重视驾驶人士的教育工作,长期进行交通宣导活动,国内的车祸率将会减低至少50%。“在1990年之前,当时的交通部长丹斯里李三春曾经到纽西兰取经,将防御车祸的课程引进马来西亚,可惜1990年后,课程就被取消了。”他接受《》访问时表示,防御车祸课程主要讲解驾驶人士的态度,以及如何避免车祸发生的内容为主。他举例,位于马六甲爱极乐一带的高速公路常有旋风出现,驾驶人士应该要注意风袋的方向,儘量减速的靠左行驶。“尤其汽车在过桥及转弯时,车子容易漂浮摆动,应该要更加小心。曾经就有一名部长因为经过当地,没有留意而撞进沟渠。”他表示,由于学生的基础不稳定、经验不足,领取驾驶执照后就勉强上路,再加上有些人不遵守交通规则,导致国内车祸频密发生。驾驶理论课考题不实际贺三才披露,如今驾驶人士的驾驶理论课程已经变质,甚至设计不切实际的考题,如离婚及结婚产生的情绪是否适合驾驶,使学生无法顺利掌握应有的知识。“当局为了让考题更加多元化,却弄巧反拙,让学生分辨驾驶人士如果面对离婚与结婚的情绪时,是否适合驾驶的问题,这是非常可笑,而且模糊问题的核心。”他指出,邻国规定学生在学习驾驶时,必须拥有一本理论课本,以便加深印象,而他常常留意邻国驾驶理论课本的发展,每次再版修改时,都会重新添购。“可是,本地却没有一本驾驶理论的课本,只是课堂讲授是不足的,学生很快就会忘记,没有掌握应有的知识。”‧独家报导:林宝慧‧2011.09.19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